首页 韶关新闻网 县市区 南雄

法院里面有个“家”——南雄法院深入推进家事审判改革工作纪实

2019-12-31 10:46 韶关日报 黄健婷 吴蓓蓓 刘家珍 摄影:吴蓓蓓

“2018年6月以来,我院家事审判团队共受理家事案件683件,结案677件,结案率99.12%,其中,调解撤诉601件,调撤率88.77%,同比上升16.27个百分点。”采访中,南雄市人民法院院长杨应荣说道:“我院家事案件审判质效的不断提升,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家事审判改革工作的持续深入推进。”

南雄法院召开会议选定家事审判团队成员。

南雄法院召开会议选定家事审判团队成员。

“治愈系”团队“养成记”

2018年6月,随着《南雄市关于综合解决家事纠纷的工作意见》通过审议并出台,南雄市综合解决家事纠纷工作领导小组正式成立,由南雄法院牵头、十四家成员单位参与的综合解决家事纠纷联席会议制度应运而生。自此,在南雄酝酿多时的家事审判改革工作终于“呱呱坠地”。

家事调解员成功调处家事案件。

家事调解员成功调处家事案件。

“正所谓,‘打铁还需自身硬’,在全市范围内形成工作合力固然重要,但要稳固构建、培养一支‘专业又有爱’的家事审判专业团队同样不可忽视。”南雄法院院长杨应荣告诉记者,相对于普通的民事案件而言,家事案件有着更强的伦理性、情感性,这是冰冷的证据、机械的法条所无法完全解决的。基于此,家事法官的“准入门槛”也不得不“水涨船高”。

据悉,经挑选进入南雄法院家事审判团队的两位法官,都有着熟悉家事审判业务、具有丰富社会阅历、性格温和、善于沟通且责任心强的特点。除此以外,南雄法院还积极发挥各类社会团体、人民调解组织、行业调解组织等社会力量的作用,从其它单位聘请来13名工作人员担任家事特邀调解员、调查员、心理疏导员,并专门返聘院内两名退休女法官担任家事专职调解员,积极参与家事矛盾纠纷的预防排查和调处。

让法庭成为“会客厅”

柔和的灯光、温暖的色调、椭圆形的审判桌……在家事法官叶贤斌的引导下,我们走进内设于南雄法院全安法庭里的家事审判庭。无处不在的装修设计一改法庭的肃穆,原分列两旁的原、被告席被用“圆”联接为一体,虽称为圆桌法庭,但却更像是平常的“会客厅”。在这里,纠纷双方不再只是原告与被告,丈夫与妻子、父母与子女、姊妹与兄长之间的情分被更多地保留。

温馨的家事调解室。

温馨的家事调解室。

温馨的壁画、柔软的沙发、小小的茶几……与家事法庭相比,家事调解室里“家”的味道更是浓郁。“每每我们或是调解员到这儿开展调解工作时,这儿便有阵阵茶香飘出,里头有绿茶入口的微苦,也时常会有清郁的回甘。”叶贤斌法官说道。小小的茶几拉近了彼此的距离,让双方当事人得以用更理性、平和的心态处理家庭纠纷。

通过亲子观察室的单面镜观察当事人与孩子的亲密程度。

通过亲子观察室的单面镜观察当事人与孩子的亲密程度。

婚姻难免会有不得已要走到尽头的时候,如何真切保护孩子的健康成长,显得尤为重要。而此中,亲子观察室便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。观察室内附有矮小的桌凳、有趣的图书等,与家事调解室以一面玻璃墙隔开。“这面玻璃是单面玻璃,通常仅有一面是可视的,能让我们更好地从当事人与孩子之间的互动情况,了解父母双方与未成年人之间的亲密程度。”叶贤斌法官表示,得益于此,抚养权归属的确定有了更多的依据,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也更能得到最大程度的保护。

人身安全保护令显成效

在南雄法院发出的多份人身安全保护令中,便有王某的一份。叶贤斌法官说:“那天,王某十分激动,哭着来到法院要离婚,声称自己被家暴了,要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。”

原来,王某和丈夫李某结婚长达12年,育有两个孩子,向来都挺恩爱。但由于李某性格比较急,夫妻双方容易因为琐事冲动,因此,夫妻双方结婚后时常发生争吵,李某因为吵不过妻子,便开始用拳头“说话”,对王某多次实施家暴。其间,王某曾因为家暴向派出所报警,还为了躲避李某的家暴带孩子回娘家住了一年多。见李某似乎始终未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忍无可忍的王某选择向南雄法院起诉离婚,并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。

叶法官了解情况后,依法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裁定,并送达李某。同时,组织王某、李某前来法院进行调解,结合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》等法律知识对李某开展思想教育工作,耐心告知李某实施家庭暴力、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法律后果,轻则会被给予治安管理处罚、训诫、罚款等,重则将被追究刑事责任。

家事纠纷案件庭审现场。

家事纠纷案件庭审现场。

听罢法官的劝导,再加之看到了许久未见的妻儿,李某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,止不住痛哭起来,并说道:“都是我不对,太冲动,对她动了手。其实我是真的很爱他们,很害怕会失去老婆和孩子,我不想离婚,也不想孩子们没了爸爸……”看到丈夫哭得像个孩子,王某也跟着啜泣:“其实我也还是很爱他,他除了脾气比较火爆以外其他都很好,平时干活做事都很卖力,对朋友很热情,对我和小孩也很好,我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。”

人身保护令的发出,在给予施暴者以法律威慑的同时,也给予申请人更多的安全感。“我们认为,发出保护令,输出的不应该只有法律的威严,还应该有法律的温度。送达裁定的过程,其实也是一次沟通的过程。一方面是亮出法律的权威,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让被申请人明白,发出保护令的本意在于让其认识施暴行为的错误,尽最大努力帮助修复和维护和睦、文明的家庭关系。”叶法官说。

紧张关系“冷处理”

15年前,林某和尹某在珠三角打工时相识并结婚生子,婚后育有两个小孩。不料,近年来,丈夫尹某却像变了一个人,经常赌博,全然忘了自己理应承担的家庭责任。

深爱丈夫的林某并没有放弃,向尹某提出“不要超过晚上12点回家”的要求,并不断哀劝丈夫戒赌、回归家庭。但尹某全然忽视妻子的“哀求”,甚至变本加厉,夜不归宿赌通宵。林某心灰意冷,心中不舍但还是将离婚起诉书交给南雄法院。法官经初步了解后,还是决定先组织调解,让双方谈谈,并联系了尹某。接到法官的电话时,兴许是没有料想到妻子真的产生了要离开的“狠心”,尹某有些惊诧。

“是我不好,没有尽到作为丈夫和父亲的责任。”调解当天,尹某说起自己的不是,感到羞愧、低下了头:“是我太烂赌,让原本和和满满的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我现在真的知道错了。我不想离婚,我发誓不再赌博,希望老婆原谅我。”看见尹某诚恳地道歉、悔过,念在孩子尚小、需要完满的家庭给予温暖与关怀,林某有所软化但又怕重蹈覆辙。

“夫妻的相处之道是一门学问,需要两人一起琢磨,互相体谅、信任、关怀是支撑彼此走下去的关键。今天这一时半会儿大家都很难想清楚,你们先回去冷静冷静,给你们15天时间仔细考虑一下,是否真的到了‘非离不可’的地步。”考虑夫妻俩还有和好的可能性,法官决定给二人15天的“离婚冷静期”,给紧张的夫妻关系以暂时的“冷处理”。

让人欣喜的是,冷静期还未到期,妻子林某便来到南雄法院提交撤诉申请书,并向法官表示了感激:“这些天,他改变了很多,再也没有赌博了,对孩子和我也比以前更加上心,我们和好了,以后一定好好过日子。”

“家和使者”作用大

平日里,大家总爱称院里的家事调解员为“家和使者”,每日帮助法官调处大量的家事纠纷案件,他们总说,家事纠纷成因复杂且零碎,调解工作难度不小,但调解成功的成就感也时常让他们乐在其中。而被问及调解的难度主要体现在哪儿,调解员给笔者讲起了让其最为记忆深刻的一个小故事。

李某和父母的关系向来紧张,近来更是因为父母的赡养问题多次和爸妈争得面红耳赤。

据邻居介绍,年逾七旬的李老伯夫妇租住在潮湿阴暗的出租屋,没有固定的经济来源。李某作为儿子,除了每年给老人200公斤谷子和每个月给10元钱的生活费外,平时基本不过问老人的生活状况和身体、精神状况。李某的妻子与父母关系十分紧张,常因为家庭琐事闹得不可开交,村委干部多次到李某家调和婆媳关系,但都不起作用。李某的儿子、女儿也因此受到家里的影响,对李老伯夫妇有偏见。

2018年5月,李老伯生病住院,李某的妹妹将该消息告知李某,岂料李某竟出恶言:“我没空回去,他死了没?死了我再回去。”听到这话,李老伯心痛无比,怒火直上心头,将儿子告上法庭。

法院立案受理该案后,家事调解员来到李某的住所,发现李某的生活十分窘迫,经济状况不容乐观。“当时说好的,我每年给他们两人200公斤谷子,每个月再给10块钱生活费,都有邻居作证的。怎么现在要反悔啊,还不够花吗?”李某口口声声说自己已经尽了赡养义务,不把将自己养育成人的父母叫作爸妈,而把他们叫成了所谓的“老家伙”。

见李某态度强硬,家事调解员也一改往日温柔:“赡养父母是子女的责任和义务,父母把你拉扯大不容易,现在他们老了你就这样对待他们,难不成这就是你在给孩子做榜样吗?再说了,你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签的赡养协议,一个月就给10块钱,30年前的物价水平怎么能和现在的消费水平相比,现在给他们这点钱能吃上些啥?”此外,调查员还联系了李某大学毕业的女儿给他做思想工作。

经过调解员多番调解后,李某的态度有了越来越多的变化。最后一次调解时,李某向调解员说着自己的不易,表示今后再苦也不会推脱应当承担的赡养义务,并现场拨通李老伯的电话:“爸爸,我错了……”许久没喊出的一声“爸爸”,让电话两头的父子都哭成了泪人。

家事法官要依“国法”,严格依法裁判,维护法律的权威与尊严;家事法官又要依“人情”,在司法过程中延伸司法职能,彰显家事审判独有的司法温度和法院司法为民的人文关怀。

“如今,我院家事审判改革工作仍在继续向纵深发展,初步成效的取得给了我们更多奋勇向前的动力。”杨应荣说道。

责任编辑:谢馨仪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韶关新闻网